• 2009-12-09

    阅读分享:舞者,特长,首富,美人,规则 - [读书,这么好的事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53267650.html

     
    节选
     
    “奶奶告诉我,跳舞是与神对话”
    “上次上朱军的节目,他一个劲煽情,想让我哭。我怎么会哭?他说,你小时候很苦啊。我说一点都不苦,不晓得有多好。大自然,劳动,随兴起舞,苦什么苦?”

    有人请教她:为什么你能获奖?她脱口而出:因为我没有对手!

    “我和别人路子不一样。别人都是正规科班,舞蹈学院出来;我是自己练。”

     
     
    节选
     
          这里所说的“长处”,不是一般的泛泛而谈的优点,而是你的特长,比如对某种工作,你很容易地就比80%的干这种工作的普通人都强,那这就是你的特长。人这一辈子,只要将各自的天赋和特长发挥得淋漓尽致,就成功了,因为在特定的领域或特定的工作,比你干得更出色的不多,你具有无可替代性。行行出状元。
     
     
    节选
     
       “低价”常被解读为“毫无技术含量”,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在高科技领域,低价仍然是重要的竞争优势。为了加强成本优势,王传福并非华而不实地购买所谓的国际领先水平的生产线,而是更多地参与在研发生产的第一线,自主研制开发

    本身就是做研发出身,再来管理一家研发地位举足轻重的企业,王传福得心应手:“我们过去只懂管工人,不懂怎么把工程师组织起来中国制造今后的优势还很大,关键是利用好中国的高级人才和低级人才,让其淋漓尽致地发挥。对工人,高压、高薪的结合可以对效率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但对于知识结构高、价值观和自尊心都很强的工程师这一套是不管用的。只有通过建立文化认同感,让他们追随你的理念。”

    不是枯叶,而是爱

    节选

    六十多年前的生离死别,使这两位中国现代史上的美人全都肝肠寸断。这时她们都怀有身孕,可她们又不得不把各自心中的英雄送上前线。她们都万万没有想到她们的英雄会一去不回,横尸沙场,魂断关山。从此,她们各自带着没能见到父亲一面的儿子与英雄阴阳一方。这两位美人,一位是林颖,另一位是王玉玲。林颖守寡时只有22岁,王玉玲更小,只有19岁。她们一位是新编第四军第4师师长彭雪枫的爱人,另一位是国军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的太太。尽管她们互不相识,毫无关联,而我偏偏非要将她们放在一起去胡思乱想。 

    敬畏规则

    中国人往往敬畏权威,但是漠视规则或者信奉潜规则。

    我常常站在中国的十字路口感到耻辱,因为在红灯前,往往只有我一个人“不敢”闯红灯。有一次,一辆标有某执法单位的小车闯红灯,当它傲慢地与我擦身而过时,我指了指红灯说:“看到红灯了没有?”那司机居然要停车下来揍我,结果把遵守规则的我吓跑了,他们一车人,我可不吃眼前亏。做中国人,有时很悲哀与无奈,只好做阿Q,自我安慰。

    可悲的是,中国人总觉得最拽的就是敢于不守规则。

    有个“海归”的朋友告诉我说,在美国,公司做决策时,往往有许多不同意见,大家吵得不可开交,甚至一地鸡毛,但是一旦规则定了下来,不管是哪一派都心服口服地百分百去执行;相反,在国内,在讨论方案的时候,大家好像和气一团,没有争议,可是一旦新规则定下来后,有人就故意找茬不予合作,净来阴的与规则作对。

    国人对规则往往没有尊重的习惯。从最简单的“排队”这一社会规则看,中国人的表现可以说是最差的。不管是在银行还是医院,是车站还是机场,总有人“插队”,大家喜欢“挤挤”一堂,“乱”中取栗,不排队或者加塞儿不以为耻,反而在很多人心目里是“能干”“机灵”的代名词。

    有人为了考验德国人的守规则,分别在两个电话亭上贴了“男”、“女”标志,观察到的是德国人果然按照电话亭上的标志,男女各进各位,就算一边排着长队,另一边的电话亭是空的,也从来没有人不遵守这一规则。甚至现在经济比我们落后的俄罗斯,在他们的语言里也没有“加塞儿”这个词汇,他们的穷人在寒风里领取救命的面包时也非常自觉地排着长队,但是我们的有钱人在银行里储蓄却因为加塞儿而大打出手……高贵与粗鄙,在规则面前表现得淋漓尽致。

    有序的文明社会,必须有各种规则来保证。敬畏所有光明正大的规则,就是尊重公平、效率与我们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有些国人还不懂得真正的自由,因为他们还没有真正懂得规则。不守规则就没有资格谈自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