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4

    打个五折先 - [在路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41427339.html

     

    水木丁的这篇《小团圆》书评,是我看到的评论中写的最好的。相比之下,豆瓣上的许多评论都是扯淡,但我还是不免受了扯谈的影响。可见还是欠缺一份清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d4fc830100dcr8.html 从《小团圆》到《性政治》。

    这篇文章,也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那些一直萦绕在我心中的问题,现在豁然有了解答。

    -------------------------------

    很幸运,我有个不重男轻女的父亲,他对我的教育是很用心的,让我一直都有这个观念,那就是:女性和男性没什么差别,只要肯思考,大家的智力水平是一样的。但成长的过程中,我的老师,我的祖母、姑姑、母亲,都还是有意无意地灌输给我“女不如男”的观念,只不过我很少受这种观念影响,因为从小爱读书,脑子不算很坏,我没发现同学中的哪个男生值得我崇拜。尤其帅哥是很容易让我看扁的。

    高中的一个男生,据传是女生心目中的××王子,其实在我看来也就是模样端正而已。我们同赴川读书,我在成都,他在重庆,鸿雁往来中,各自有了那么点意思,似乎彼此都有些期待。他来成都搞金工实习,住在我的学校附近。那时,周润发的《上海滩》火的不行,是个男生都希望自己是许文强,他也不例外,居然在我去找他的时候,模仿许文强的语气和我说话,用的都是助词,希望我做小鸟依人状地仰视他,Kao,正在读一堆西方哲学史的俺,哪会吃这一套,只觉得他很搞,所以拂袖而去。过后毫不留恋,因为我不可能爱上笨蛋。从那时起我就发现男人的外表对我基本上不起作用。有高中女同学为我惋惜,我不明白惋惜何来。

    后来屡屡认识一些自我感觉甚好的××王子型的男生,也都是接触两三次后就没兴趣了,难道我真的不喜欢帅哥,这显然是屁话,肯定喜欢,但有脑子的人不会只看别人的外表,对不对?对喜欢自我陶醉的帅哥,我在一旁观看,会觉得其状甚为可乐,俺可不会陪他们玩儿。

    最后,当然还是找了一位帅哥,但此人自我感觉一般般,帅而不觉得自己帅,算是给我捡着了。和他成婚后,曾经当面夸奖过其帅,此人反馈:别把我当花瓶。这等自重自爱之心,让我和他一起过了20年,看来还能继续下去。

    胡兰成这等极度自恋的人,我在曾经认识过的一些帅哥或自认为的才子里看到过他的影子,这种人到现在到未来都不会绝迹。

    多年前,我主动绝交了两位女友,以前我总是想不清楚为何会和她们绝交。看了水木丁的文章后,我弄明白了自己当时的心理。

    这两位女友,都是在爱慕对方的过程中,不知不觉把自己放低,把对方看高的那种人,明知对方无意,却徒劳地写一些长吁短叹的文章,并拉着我絮絮叨叨,那种女性的自轻自贱,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终于忍无可忍之后,我主动提出绝交,绝交后一点都不后悔。

    后来,不只是女友了,也主动绝交过异性朋友,都是想了又想,觉得交往下去实在是浪费生命,就断然绝交。

    现在也都想明白了,我的这些绝交,内在的心理都是:不喜欢和缺乏真正的独立精神的人为友。我绝交的那些异性朋友,大都是遇到问题喜欢找借口,遇到困难就逃避,还喜欢迁怒于人,个性中带有那种压抑着的女性才有的特点,虽然他们是男人。和这样的人交往,他们会把我也看成和他们一样的人,比如他们中的某个人喜欢对我说:“**老师,我知道您也很不容易,很不容易。” 说实话,我没有觉得自己怎么个“很不容易”了,他把自己看低的时候,把别人捎带着也看低了。我讨厌和看低自己也看低别人的人做朋友,烦。这种人,自己做事优柔寡断,九曲回肠,缺乏判断力,做啥都容易后悔,还以为别人也是如此,鸡同鸭讲的时候,自然也是该88的时候。

    往往这种人,和我前面讲到的那些女友一样,都是长期生活在别人的标准里,生活在他人的意志中,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受虐的心理,一旦压力挪走,反而不适应,又想回过头去找这种施虐的感觉。这种人,不懂得什么是平等下的相互尊重,真要平等相待,反而近之则不逊。

    我招聘的一些女同事,也有类似的心理,自己是女人,但看不起女人,因为自己被看不起过,这种心理深深地印在心里,成了一种难以磨去的烙印,所以工作中她们不由自主地喜欢顺从异性同事的观点,而不去多问问到底对方讲的有没有道理。身为女上司,管理这种女同事,会觉得特别累,因为需要花大力气帮助她们建立起属于女性应有的自尊,而事实证明,这往往是徒劳的。打小形成的观点,成年后想要改变绝非易事。

    ------------------------------------------------

    不久前,京城的一位要好女友给我来电话,谈到自己创业的种种感受,挺实在。她说,最近自己感悟到,原来对那些异性吹捧自己的话,应该打个五折呀。我大笑,告诉她,我早就习惯把别人的夸奖打个五折了,她说为何不早告诉她,我说这些都是需要一些契机的,我没事干冲着自我感觉好的人说:hi,姐们,别做梦了,把人家的好话打个五折吧——那我不是找抽吗?人得意的时候,谁乐意听这触霉头的话。

    ------------------------------------------------------------------

    一个聪明女子的文章,让我真正理解了一个我读了很久的作家,让我真正理解了我自己曾经有过的种种心理,还写了这么一篇比较乱,但明白人自能看明白的博客,有点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