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4

    好人陈虻 - [在路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9400333.html

    今天在豆瓣9点看柴静的博客“真实自有万钧之力”,然后读到了她写的另一篇博客“陈虻不死”,以及崔永元写的“陈虻这个好人走了”。

    心头十分难过,为这样一个我们的生活中并不多见的好人。

    这个好人重视逻辑,所以他和柴静有这样的对话

    -------------------------------------

    “做节目什么最重要?”我问他。

    “逻辑”

    逻辑有什么了不起?我在心里翻白眼。

    你认识事物的方法太单一,没有逻辑

    我那个时候喜欢花哨的东西,小女生式的新闻观。

    这种东西不可忍受,矫揉造作”。

    小女生血上头,眼泪打转。

    他还继续“批评你不可怕,对你失望才是最可怕的

    后来我才理解了他,阿城谈到陀思妥也夫斯基,他说别的作家遇到事物,往往都绕过去了,但是陀“穿”过去了。

    他说“这需要一种非常笨重又锋利的力量。”

    陈虻就有这个力量。别人往往要靠对事物的比方,暗示来达到接近事物的本质,这也是一种高明。但陈虻从来不绕,他就是穿过去。听他说片子,他说的东西,都是大白话,别人不会听不懂想不到,但听他说,就是真痛快。

    后来再看周其仁谈产权制度的书,非常抽象的事理,写来酣畅淋漓,也是那种极其痛快的感觉,我当时想到陈虻,明白他的力量就在于逻辑。

    这个逻辑,实际上就是“真”,是“穷尽事理”

    -----------------------------------------------------

     

    崔永元是我非常喜欢的人,他写给陈虻的这段话让人想哭。

    -----------------------

    我挺好的,可我的领导没了,我的同事没了,我最好的兄弟没了,说没就没了。

    陈虻识货,我精耕细作我的《电影传奇》,别人也会顺势夸两句好,可他说:兄弟,这是作品,这是一年只能做十集的,你把他做成了周播节目,了不起!我爱听这样的评价,我和我们年轻的编导说,你们干的是作品,别拿着当个活儿干,别想着编一集挣几千块钱,咱们要对艺术负责,要对自己的良心负责。

    我学会了,懂了,也认了,一个人学着干点寂寞但有意义的事情,别天天想着干点什么来换点什么,别天天想着取悦谁,讨谁高兴,男人尤其应该注意。

    已经两夜了,我睡不着。我忽然觉得一个人死了,可能只是一个说法,可能他换了个活法,陈虻一定还在我们旁边,我们看不见他的身影,听不到他的笑声和说话声,他不用吃饭,只是悄悄地盯着我们,看我们做人与做事,你做错了,他也不会怪你,他等着你良心发现和忏悔,那样你会收获更大。

    不写了,妙笔怎样生花,我的兄弟也不会回来,一个好人的确是走了。一个好人走了,这世界就少了一个好人,一个好人走了,这世界就空出一个好人的位置,我们争着去当吧。

    -----------------------------

    这里有关于陈虻较为详细的介绍:http://baike.baidu.com/view/1280520.ht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