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3

    (ZT)北大教授朱青生给学生的一封信:大学,更是一个科学的保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8865272.html

     

    这封信,摘自《十九札(一个北大教授给学生的信)》

      

    刘平、刘子珍及其他同学


    你们已经逐步了解大学的意义。它不仅是一个培养子弟的学校,不仅是训练后代技能的场所,不仅是施教者传授人伦准则和社会理想的组织,它更是一个科学的保证。

    所谓科学的保证是指人类的理性在大学这样一个系统中,根据理性本身的逻辑,自我生长,自我推展,自我检测,自我批判。任何个人只能因为自己的才智、精力和专注的程度来促进和延滞这个系统的进程,但不可能影响大学的内在结构,而学科的调整是为了使这个内在结构更合理;任何政治体制和经济条件只能限制和规定大学的规模、师资的集团归属、学生的配置和实用课题的取向,但不可影响大学的根本性质。大学本身没有个性,因为它用当下具备所有的研究能力去研究一切可资研究的全部,包括宇宙和人生,这就是科学。

    科学凭借什么不受个人或政治、经济环境的影响而起保证作用?或者它以什么保证它自己?只有一点,就是根植于人的理性的方法,这个方法不在于人们是否应该对它选择、取舍或沿革。方法就是科学的显现,方法就是理性的展示,人别无选择。在大学的结构中每个参与者都是“无我”的脑力劳动者。千秋万代,遵从方法,个体的思维和科学的运作共同营造着人类的理性。理性和科学是自古以来,特别是自有大学以来人类共同收获的,或者说是逐步发现并按其合理的性质构造的,所以,它是人性的显现,任何个人和任何环境不能改变人性,至多只会影响其展现的幅度和美丽的程度

    人性并不都是理性,理性之外亦有需要传授者。人们针对信仰的追求,建立了佛、神学院;人们针对感性的培养,建立了艺术院校;人们为了政权的保证,建立了党团院校;人们为了社会的发展,建立了职业技术院校。从培养读算能力的小学基础教育到中等专业技术的培训,到高等技术的研习,到高级管理领袖的培训,再到国家工程技术院院士的设立,事关国计民生,各个国家和集团竞相投入。因为学业关系到个人的今后财产和社会地位,所以学生把学业的重点投放其上,并根据自我的条件和社会需要,在家长的协助下计算出最佳的路径。这是自然之势,无可非议。大学也辟出巨大的精力去配合其势,益发喧嚣。

    但是,当你们进入大学之后,才开始发现大学的意义并不是单纯的职业训练,甚至许多课程与基本技能的培养没有什么关系。大学要求它的学生———理性与科学系统的新的参与者做许多“无用”的学习。这时,对你们的心智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测试。你是一个劳心者———自觉的知识分子/学者,还是一个劳力者———权力和金钱的执著占有人,或者是第三种,占有权力和金钱的自觉的学者。答案表面很简单,但事实上回答和实行一个答案都是对心智的长期磨难。我希望你们成为一个完整的成功者。作为一个大学的教师,我提请你们注意,即使今后你们不会在大学中专门为了促进和维护人类理性的发展而工作,甚至即使你们今后因为职业和事业的必要而做出阻碍或者损害理性的事情(比如从事政治活动和商战),也并不意味着你们在大学期间就可以轻视科学基本方法的训练,就可以忽视相关人类本性的研究而非关具体的技术操作的课程,因为,人性要求自我发展。
          

    作为一个学生,大学阶段在做两种预备:
    其一,预备做一个高水平的人。因为你们已经用你们以往的努力证明你们是人群中的优秀分子,所以许多人都期望你们给我们大家带来利益。民众“遴选”出你们来到大学里深造,因为他们以为大学可以提供“高等教育”标示的教养,教养使人高尚。如果大学把学生训练得很会榨取和利用他人以达到专门的目的,那就不会再有大学,只有特务培训中心。大学也不能成为教会或艺术家工作坊,以坚定你们的信仰或开发你们感受力(欧洲大学曾从教会开始而终于分离)。大学只能依赖科学以会同你们的理性,一面在方法的保证下使你们成长为有理性的人类精英,一面吸收着你们中的最优秀者继续巩固大学这个科学的本营。
          

    其二,预备做一个强有力的人。因为你们会在知识最集中的地方,在教授的引导下、同学的激励下,从图书、实验和实习的培养中拓展思路,掌握方法,熟悉手段,对某一门专业有系统的了解,当然还包括接受方法,知道自己怎样去继续了解和掌握专业的训练,据此方能不断把握专业的进展,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具体的一个教学单位的情况总在不断改善,目标不会改变;专业上,毕业的学生个个马壮兵强。

    预备也是有限度的,有些东西,大学不教。比如你今后怎样克服同事而获得权力,你怎样用有效的手腕去应付社会的阴暗面。教了也是纸上谈兵,留待你们毕业后在人生中体验、把握。学期短暂,人生漫长,因此在大学中就要了解什么是大学的性质,要从它的特长中去听受讲座,参与研讨,投身实习,积极思维。有几个原则是不应该忘记的
    1.开张心怀。为大任筹划准备,广选各个层次和各个方面的课程。
    2.审慎周密:掌握周密实在的方法(特别注意进入优秀教授的亲授范围,参加研讨课和科研项目;听课常不能深入)。
    3.清晰判断:对问题明确掌握,尽量收集关于这个问题的所有研究材料,对比、分析、思索,作出独立的判断。
    4.谦逊:不要一旦发现别人学问的缺点,就认为自己掌握着真理。方法永远在自我更新,材料日有所增,学科自成规律,科学中没有天才。
          

    最后,你们会认为我本人不是一个人生的榜样,作为一个教师没有身体力行,以实现个人在社会上现实的价值,而是非常明显地对权力和金钱迟钝,并有有意回避之嫌。我想向你们说明,这正是我现有的职务决定的。在大学里执教,就是科学运行的操作者,和同行及学生一起,从专业的角度,遵循科学的方法,为人类理性的保证———大学活动而劳动。社会地位的高低同我的思想程度的高低毫无关系,收入的多寡同我学术工作价值的多寡毫无关系。今天,我踞此教席,我的职守与社会上一个成功者的标准也没有什么关系。也许有一天我会离席而去,正是因为我还在这个席位之上,由于大学作为科学的保证的性质,所以你们才收到这样一封信。这封信不是出自我一时之意见,而是出自大学中的一个职守的理性要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由艺术学教授而鼓吹“科学、理性”,总觉得现在能够发出自己声音的学者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