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1

    朋友 - [在路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8765229.html

    一早在豆瓣上读了一些书评,知道了崔曼莉,才想到原来她就是写《浮沉》的。

    又读了西乔的逆旅行人,在豆瓣上推荐了。

    想到了“朋友”这个词,而我懂得什么是朋友,实在是晚了一点。

    多少年来,眼睛都是向上看,向前看。全不顾自己一路蹒跚而来,曾经得到过多少来自朋友的关爱,而那些温柔的眼神,仿佛都被我抛在了身后,很少想起,很少回报。

    那天晚上,我和年轻的朋友们提到了大学时代的好友,心里是酸涩的。好友是真拿我当好友的,我每每都是麻木不仁地接纳了,不知道人家对我的好里面有多少情义。我的好友并不那么多,但都是对我真好,而我因为心理的晚熟,总是不能以相应的关爱回报。这么多年过去,就这样错过了,一再地错过了给予好友心理支撑的机会。纵是歉疚,纵是不安,却和他们失散太久,隔了万水千山,不知回去的路在哪里——但我已经开始慢慢寻找。

    某日,在《武汉晚报》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是中学最要好的朋友的先生,他已经是本地证券界的一个名人,在新浪开的证券博客也有数百万点击率。想当年,好友因为我在外地上大学,总是自己到我家看望我父母,我放假回武汉,也总是带着不少好吃的来看我。我痴迷于某个不靠谱的男生时,她会对我说:我喜欢一向骄傲的你,别理他。

    高考前,我们曾经头挨头在路灯下背政治题。考完了,我跟着家里长辈就跑到江南玩耍去了,心里完全不装着她。后来我去了四川读书,总是不断收到她长姐一般叮嘱的明信片,像父母一样地叫我的小名。可是幼稚如我,完全不懂得这样的关爱多么可贵。我很少关心她的一切,她结婚、生子,都找我拿主意,我完全不记得自己给过她什么帮助,仿佛总是漫不经心,那些年,我自己过得恍惚,别人的日子在我眼中也是云烟。我一直都不够踏实,也就看不到别人的踏实。

    晚熟的我常常流露出一股男孩子气,所以喜欢我的往往都是有母性情怀的女友,不管比我年长还是年幼。她们让我更任性。而我更着迷的是那些带有神秘气质的女生,不一定要美丽,但一定要独特。对这些个性贤惠的女友,我享受着她们的关爱,但却不大懂得关心她们。 后来看小说,觉得所谓浪子心态,大概也不过如此吧,虽然我是女生。

    可是岁月很厉害,再晚熟也得成熟,只不过要比正常成熟的人付出更多的代价。

    终于有一天,我也开始懂得什么是朋友了,开始懂得珍惜。

    虽然有点晚,但还来得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才是美 2009-05-01

    评论

  • 很让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