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7

    午后的阳光——邂逅董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8568477.html

    曾经,一遍遍读季羡林的《留德十年》——季老的这些文字,我认为远好于他后来写的那些散文。最初,是在32开本的《人物》杂志上看连载,后来买了东方出版社的版本。再后来,是人大社的版本,感觉版式不如东方出版社的那一版舒爽雅致。

    季羡林在这本书里,有一篇专门写他的邻居章用一家,后来他又专门写了文章怀念这位好友章用

    我曾经无数遍地读这段文字:

    我们相处一共不到一年。一直到离别还互相称做“先生”。在他没死之前,我不过觉得同他颇能谈得来,每次到一起都能得到点儿安慰,如此而已。然而他的死却给了我一个回忆沉思的机会,我蓦地发现,我已于无意之间损失了一个知己,一个真正的朋友。在这茫茫人世间究竟还有几个人能了解我呢?俊之无疑是真正能够了解我的一个朋友。我无论发表什么意见,哪怕是极浅薄的呢,从他那里我都能得到共鸣的同情。但现在他竟离开这人世去了。我陡然觉得人世空虚起来。我站在人群里,只觉得自己的渺小和孤独,我仿佛失掉了倚靠似的,徘徊在寂寞的大空虚里

    向往这样的友谊。没有的时候,独自看书最好,书中自有知己。

    一晃眼,距离最初读这本书,17年的光阴过去了。

    董桥的这本《故事》,静静地立在我们在北京租住的房子的书架上,大概也是某次逛万圣买下的。他的书,我从来都是看到好版本就买,买了不着急读,等待某个想读的日子的到来。

    4月的北京,天气好得让人想偷闲。一早起来,就站在书架前看那一排排书,它蓦地跳到我眼前,随手抽出来,塞到包里。

    从崇文门到五道口,5号线改乘13号线,人少,一路看下来,《故事》看了一半。读到了章可这一章,心头一动,果然是章用的哥哥,章士钊的长子。当然,他也是章含之的哥哥。

    这本小书里的一篇篇故事,都在道雅事,说旧闻。最早看董桥,还是受喜爱书法的弟妹的影响,她现在人在美国,不一定能买到这本书,想着给她寄一本。

    我特别喜欢谢刚主施蛰存的那幅手札,如董桥言:”老前辈的小楷文言信札,言事简淡,情谊沉实。“ 谢刚主是梁启超入室弟子,且在梁家教梁家子女多年。余英时说,他的字,深得任公神韵,很秀雅。的确,秀雅,耐寻味,经端详。

    也特别喜欢沈从文的朱丝栏长条章草小字。董桥赞曰:”我近年尤其偏爱他字里这般自然的峭拔,偏爱他写了一辈子字而不觉得自己是书法家。那是最高华的气派,也是最动人的谦逊。”

    一本《故事》读了不过一半,我略略做了备注,要深入去了解的文化和历史已经记了有一页纸了,慢慢读吧,等候一个个午后阳光下惬意阅读的日子的到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