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4

    交流,不是太多,而是还太少 - [在路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8409653.html

    粗放经营下的中国,其实很多事情都带着“粗放”的特点。技术交流聚会亦然。

    粗放,意味着会有浪费,且品质不高,浪费意味着不易持续——谁见过高成本低品质能持续长久运营的?低成本高品质的才能持续长久经营。

    和几位朋友聊,说到京城的各种技术交流。有朋友抱怨,说北京技术圈的各种聚会太多,我笑,说那硅谷几乎天天都有技术沙龙,是不是太过分了。但我听来自硅谷的朋友讲起硅谷的这些技术沙龙,都是十分怀念的。

    那么,好的技术沙龙是不是一蹴而就呢?我想,世上既然没有什么一蹴而就的事情,大概技术沙龙也不会例外。

    什么事情,如果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现象,就会自动淘汰掉一批“供”,然后符合新的需求的“供”又会再出现。

    目前而言,各种看起来不能满足部分人的需求的技术沙龙依然存在,说明还是能满足一些”求“。当大家不再满足于现有的技术沙龙的时候,新的”供“——新的沙龙又会出现。

    各种技术交流会议也是如此。

    CSDN第一次在北京搞英雄会的时候,大家第一次天南海北地聚集在一起,见面,聊,无比兴奋。慢慢地,外地的朋友看出这英雄会也没那么NB,你能请到的人,我好像也能请到;你能组织的话题,我好像也能组织。所以,一些小型的不叫”英雄会“的英雄会开始形成。多了以后,大家也就渐渐不拿自己当英雄了,平平淡淡一草根,草根的感觉其实才真实,也靠谱。

    到今年CSDN再搞英雄会的时候,好些人已经不再参加,但也挡不住还有没参加过的人参加,但热闹劲是不如第一次了。因为品质还有待提高。热闹将会随低成本和高品质而来,那样的热闹就不容易让人有空虚之感了。

    Qcon应运而起,今年是第一次在中国搞Qcon,广受好评,也有不少人挑刺。相信也一样有些人在酝酿各种各样小型的不叫Qcon的Qcon,因为原因也是:你能请到的人,我好像也能请到。你能组织的话题,我好像也能组织。

    作为出版者,我内心乐见这样的演变。中国的教育,历来限制了学生从小就学习组织各种社团,组织各种交流,所以,很多人是到了成年后才开始笨拙地玩老外在青少年甚至儿童时期就在玩的沙龙啊,社团啊——大人玩孩子的游戏,难免会出现各种不协调的现象。

    但是,毕竟是开始玩了,毕竟是开始模仿了,尽管有时会走样,但也大大好于不玩,不模仿。

    记得O'reilly07年来中国,在亮马桥饭店花重金举办FooCamp。这可给咱北京的技术哥们姐们开了眼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各种Foocamp模仿秀在开源的圈子里大行其道,受益的还是那些很少有机会在公司内部结交多位业内技术高手的普通程序员,包括我和我的同事们。

    慢慢地,在各种模仿秀中,就出现了beijingOpenParty和奇遇花园技术沙龙这样的具有相对较高水准的交流形式,这就是学习和摒弃,模仿和创新的一个自然的过程。

    如果没有大量的模仿,怕是也不易出现这样的交流形式。

    所以,就我个人而言,虽然我并不认为某些交流的形式够有品质,自己甚至不见得参加,但我还是坚持认为:目前的各种技术、管理、商业上的交流活动,不是太多,而是还太少了。

    正如龙应台有次在文中提及:民主这东西,说真的,真是狗屎。——只不过不民主,更糟糕。

    我想,交流大概也是如此:交流会带给人很多东西,有时往往还是坏东西,可是,不交流,更糟糕。

    类比的句式,也许还有:互联网这玩意,真是害人不浅,害得我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可是上帝啊,如果没有互联网,我TMD就不活了。

    ...............

    Xin老师的这篇文章大概是想告诉我们对待交流,对待交流中的批评,甚至火药味的批评,我们可以持有怎样的态度——

    书评评评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书的地方,就会有书评。

    有书,就有书评,就有对书评的评论,就有对评论的反驳,再反驳 … 有些情况下,冲突会上升到对彼此动机的质疑,对彼此学识、见地、人生观和世界观的鄙视,加上地域攻击,人生攻击 … 最后删贴了事。

    我在Amazon 上看到针锋相对的评论:

    http://www.amazon.com/review/R1629BQ7C7SBCK/ref=cm_cr_pr_cmt?ie=UTF8&ASIN=0321384016&nodeID=#wasThisHelpful

    简而言之,一本书,有人写书评说有很多问题,另一人说,您真正看完这本书了么,就来写书评,然后反驳;书评人又一一再反驳…

    但是评论没有恶化,而是以这样的方式结尾的:

    Thank you for responding to my review. I appreciate the opportunity to hear your thoughts, even if you don't agree with them. For from the conflict of opposing viewpoints does true scientific achievement result.

    试着翻译如下:

    感谢您回应我的书评。虽然我不同意您的观点,但是我感谢您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能听到你的想法。因为真正科学的结果往往从矛盾的观点的冲突中产生。

    值得我学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