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2

    职业的美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7811982.html

    出差前的一次团队朝会上,请同事朗读了这篇《职业美感》,喜欢这篇文章的同事比较多。

    这次出差参加Qcon,重逢多位好友,也见到了一直想见而没见到的骆古道老师,还和他的学生贾老师——一位资深的ERP专家结识了。几位好友以及骆老师、贾老师,都让我看到了他们身上所具备的职业美感。

    有场我很想听的讲座和骆老师的讲座冲突了,我还是选择一直坚持听完了骆老师的讲座,因为他定居德国,回国讲课的机会并不是那么多。他讲课从容不迫,条理异常清晰。听完后我静候在教室外等着递给骆老师名片,感谢这位博文的作者——40多岁了,依然以写代码为乐的优秀程序员。

    骆老师十分谦虚,我们在VIP室畅聊,随行的贾老师和骆老师居然还有师生关系。我们聊到骆老师的新选题,我谈了谈自己的浅见,得到骆老师和贾老师的首肯。骆老师想写的一本书的思路和Xin曾经有的一个思路很接近。此前我对此不甚了了,不敢轻易承诺,见面聊则很不同,让我见识到了骆老师深湛的技术功底和谦虚质朴的为人。在他身上自然散发着因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心里很有底而具备的强烈的职业美感。

    某晚聚会,霍炬同学抛出问题:“为什么俺记不住别人的脸呢?” 一起吃饭的松鼠会老大姬十三同学从容不迫地开始给大家进行科普扫盲,由此我们知道了原来这种现象有一个科学名称,叫“脸盲症”。我在一边暗忖,我也有这个毛病,我能记住别人的动作姿态,但一旦问起某人的具体长相,我就有点懵。后来为了克服自己这个毛病,我就学着记各个地区的人的长相的特征,而且喜欢见面后猜测某人是哪里哪里的人,或者比较某某和谁长得比较像之类的,也是为了归纳脸部特征。不过有时也未必讨好,比如某次看一个电影,我发短信告诉帅哥KF,说里面的演员像他。KF同学居然不领情,说“我有那么老吗?”  ——扯远了,其实讲这个故事,本意是想表扬姬十三同学给大家进行科普扫盲的时候,由于自己具备较丰富的科学知识,所以他回答起同桌这帮IT同学的科学疑惑时,蛮有职业美感的。

    出差的最后一天和车东碰面,听他一路上讲互联网的故事,我有些后悔没早点开始听他说这些,路程很短,还没听过瘾就要告别了,不过这也勾起我下次听他好好讲故事的浓厚兴趣。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来都没有认真倾听车东讲讲他对互联网的认识,我们总是在网上三言两语聊几句,远不如当面听他讲有意思,我和编辑都听得投入,他一边讲这些一边开车,看他的表情,很是沉稳自信,有种让人钦佩的职业美感。

    去买D版碟片,老板总是冲着我说:不买柳云龙的新电视剧吗?柳云龙这个名字去年就被我妈念叨着,知道他拍了一部《暗算》,很火,我妈妈还给了我碟子让我看。我也不知道把碟子搞哪里去了。这次听说《潜伏》很火,我又是一个有侦察兵情结的人,就上网把《暗算》和《潜伏》的剧情以及演员的情况都给查了一番。发现柳云龙居然是89级电影学院毕业生,35岁之后才开始进入观众的视野,这就感兴趣了。我以前还以为这又是一个当红炸子鸡呢,怕倒了自己的胃口,真是小看了我老妈的品位。

    一口气把《暗算》第一部的8集和第三部的最后5集都看了。柳云龙的演技超过了我一直都很喜欢的杜淳,轻而易举地取代杜淳成为我目前心目中扮演地下党人士的头号实力派演员。他那种举重若轻,不靠动作较大的肢体语言,仅仅通过面部表情的一些细微变化就能反映出人物内心深刻的心理活动的演技,有点近似英国演员丹尼尔.刘易斯——我一直巨喜欢他的《纯真年代》。——职业的美感,在一位耐得住寂寞、注重细节的好演员、好导演身上体现得十分充沛(《暗算》中,柳云龙身兼二职:导演,主演),这样的好演员开始多起来了,真是好事。

    希望我自己,也能慢慢具备职业的美感。

     

    -----------------------

     

     

    职业美感

    韩松落

     

    不论是在美式畅销书里,还是在美剧里,我都喜欢挑那些有行业背景的来看,小说里有阿瑟.黑利的行业小说,电视剧里有《犯罪现场》、《六尺风云》、《豪斯医生》、《不要对我说谎》。最喜欢的,是《犯罪现场》系列,尤其是其中的《犯罪现场:拉斯维加斯》。


    《犯罪现场》系列有三部,《犯罪现场:迈阿密》、《犯罪现场:纽约》、《犯罪现场:拉斯维加斯》,同样以犯罪鉴证科的工作为主线,他们综合各门学科,通过一滴血、一枚指纹、若干昆虫、一点痕迹,将真凶揪出,几乎所向披靡,但“迈阿密”和“纽约”始终令我打不起精神,尽管他们的女演员更性感美丽,男演员更英俊健壮,音乐更时尚,剧情也更离奇,而“拉斯维加斯”系列中由格瑞森领导的调查小组,成员年龄普遍比另两部大上一截,以相貌评判,也只有凯瑟琳还勉强算是美女,但他们干练、自信、朴实、敬业,极少谈感情,个人的生活烦恼被控制在一个最小的范围里,只是专注于工作,为寻找细小的证据可以把现场的土壤全部细筛一遍,令人根本不在乎他们相貌如何、身段怎样、跟谁恋爱,音乐是不是好听。

     

    他们有一种强烈的职业美感。

     

        专注于工作、在自己的领域里得心应手的人身上,都会散发出那么一种职业美感。我喜欢看朋友替我装电脑,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艰难地找驱动,像机器猫一样从随身的软件包里掏出一张光盘说“咱们再试试这个”,甚至我们原来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我也喜欢她,去找她要一张桌子、一间宿舍、在车辆最紧张的时候调车,她手一挥:“我给你想办法”最后总能想出办法。朋友也是这样,A称赞给她卖保险的业务经理西装得体、衬衣散发出清香,B更是有惊人之举,她天天乘坐9路公共汽车,发现某辆车的司机不但人长得帅气,而且扶老携幼爱心爆棚,从此天天早起一个小时,去公车车站等着乘坐那辆9路车。


        但,职业美感到底是什么?是源自工作本身的美感么?是因为“工作着是美丽的”吗?大概有一点,但更多是因为他们笃定,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逝去的武林》中说:“拜师傅,就是在自己动摇时,找个能给自己做主的人。”技能出色的人,之所以具有美感,是因为他们在某个领域能够做主,为自己,也为别人。他们神情专注,他们轻松地做出承诺,他们使手下的事务任其摆布,我们于是产生一种幻觉,似乎已从狗苟蝇营的生活中脱离出来,似乎总有办法令命运止步不前。大部分人更喜欢美国电影和美剧,就是因为美国人有这种为一切做得了主的热情,而欧洲人则多一点天赋的悲观。


        由此我理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发生,比如《热天午后》里,人质对银行劫匪产生的那种感情,因为阿尔.帕西诺演的劫匪看起来太笃定了,拥有一种近乎完美的职业美感,似乎可以终身依赖。


        终其一生,我们找的、崇拜的,就是一个仿佛做得了主的人,不管是对电脑系统、抽油烟机、柳叶刀,或者是命运。

     

     

    分享到:

    评论

  • 这就是所谓的职业“自慢”吧
  • 强烈推荐《潜伏》!
    回复大阿福说:
    《潜伏》破绽百出的情节,俺实在没有太大胃口看下去。

    《暗算》俺主要也是喜欢最后一部,此前的剧情都过于传奇,不是俺喜欢的那种。
    2009-04-14 08: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