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6

    徐迟译的《瓦尔登湖》节选:他该不该把他的春天变作夏天 - [在路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7034133.html

    一个人若能自信地向他梦想的方向行进,努力经营他所想望的生活,他是可以获得通常还意想不到的成功的。

    他将要越过一条看不见的界线,他将要把一些事物抛在后面;新的、更广大的、更自由的规律将要开始围绕着他,并且在他的内心里建立起来;或者旧有的规律将要扩大,并在更自由的意义里得到有利于他的新解释,他将要拿到许可证,生活在事物的更高级的秩序中。

     

    他自己的生活越简单,宇宙的规律也就越显得简单,寂寞将不成其为寂寞,贫困将不成其为贫困,软弱将不成其为软弱。如果你造了空中楼阁,你的劳苦并不是白费的,楼阁应该造在空中,就是要把基础放到它们的下面去。

     

    为什么我们这样急于要成功,而从事这样荒唐的事业?

    如果一个人跟不上他的伴侣们,那也许是因为他听的是另一种鼓声。

    让他踏着他听到的音乐节拍而走路,不管那拍子如何,或者在多远的地方。

    他应否像一株苹果树或橡树那样快地成熟,并不是重要的,他该不该把他的春天变作夏天?

    如果我们所要求的情况还不够条件,我们能用来代替的任何现实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们不要在一个空虚的现实上撞破了船。

    我们是否要费力去在头顶上面建立一个蓝色玻璃的天空呢,

    虽然完成后我们还要凝望那遥远得多的真实的天空,把前者视作并未建立过的一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