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4

    莫瑞茨:怎样分辨只想暴富的人和真正希望创业的人 - [在路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6563927.html

     

    黄鸣和张亮的博客,都是本周的收获。阮一峰已经节选了张亮的这篇好文章,我根据自己的兴趣点来做一些节选,因为我知道,好文章不怕多转载,多节选,多点评。

    GE:你是怎么分辨只想暴富的人和真正希望创业的人的?

    莫瑞茨:前者往往缺乏深度希望暴富者往往是那些浮于表面的人,那些对深入了解事物缺乏巨大兴趣的人,那些只有太多浅层知识的人,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有过很多投资科技公司的经历,特别是那些对他们的技术和生意有着非常非常深刻理解的人们。实际上,不论是你投资一家科技公司,或是餐馆,或消费者服务公司,在所有行业里我们倾慕有加的创业者,都是沉浸在各自领域的细节之中的人

    Yeka:做出版多年,真正开始对这个职业感兴趣,是工作15年之后了,不感兴趣,是因为从未深入。真正开始深入到这个职业中去,是近两年的事情,此前做的工作很多还是浮在表面,只不过我们略微深入一点,就有了比同行更好的运气,但人不能光靠运气过活,还得有自己的根本。而对丰田和万科的深入学习,也让我们更明白为什么我们总是遇到很多障碍,那都是因为常常都放过了细节问题。而唯有保持不断优化的精神,对很多与工作相关的细节都不放过,才会走在正确的路上。最近读启功的《文心书魂》,里面提到了陈垣、齐白石、台静农等文化大家,都是在各自的领域里非常注重细节的人,此书值得所有想把事情做好的人仔细阅读。)

    GE:这是你在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和大卫·费罗、YouTube的创始人陈士骏和查德·赫利他们身上找到的?

    莫瑞茨:我认为那是所有成功者的特质。我们也有在中国的投资案例作为佐证,我认为这是世界通行的成功企业家的品质,无关于他使用什么语言,生活在哪个国家,他们都会试图弄清一个具体领域中数目繁复的、比其他人所能想象的多得多的细节问题,尤其对于初创公司,有时那些细节看起来太琐碎了。细节很难令大多数人产生兴趣,甚至会被认为是边缘的、不热门的、从未听说过的话题,但这令他们兴奋。

    (Yeka最近我们在整理做一本原创书和外版书的种种细节,以及各个岗位的职责,发现细节非常多,很欣赏同事们面对细节不肯忽略的精神。我们的设计师们也不辞辛苦地把自己做一件事的细节认真回顾记录下来,比如“书签DIY”。昨天两个客户来公司小坐,我们和他们讨论做书的一些细节,他们很欣赏我们的做法,而且好些细节他们一眼就发现了,这也给了编辑们很多的鼓励。)

    GE:当你会见一名创业者时,在你观察他时,你会问自己些什么?

    莫瑞茨:判断人是很难的。在这上面我们也常常犯错,与人相处不同于处理有关市场的数据或开发产品,并不能够被量化,会掺杂很多主观因素。所以你只能揣度一个人:

    他是哪类人?他究竟懂什么?

    他真正擅长的是什么?他不擅长的又是什么?

    跟他紧密合作5到7年究竟会怎样?有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

    他作为管理者素质如何?他在招聘方面会表现的如何?

    他是否擅长表述自己的观点?他会怎么与人沟通?

    他是否有非常清晰的目标感?他能否确立正确的榜样?

    等等等等。

    你所要回答的是与一个人共同生活几年会遇到的几乎所有问题。

    ----------------------------

    GE:如果回顾互联网泡沫以来整个风险投资业的得失、教训,你会怎么说?

    莫瑞茨:相对于担心其他公司我更愿意专注于我们自己的表现。我对我们的成绩非常满意,我们很认真、很幸苦的工作,在美国、中国、印度、以色列都是如此。我们非常谨慎的投资于那些我们自信于走在成功之路上的公司。Youtube是一个,另外还有15到20家分布在全世界。他们发展成为非常成功的企业需要一段时间,也许我们过于乐观,但是我觉得这很可能发生。当然我们取得了一些值得骄傲的成绩,也犯了一些错误,有一些交易我们时候也希望当初没有投。但在这个行业里,如果你没犯过错误——倒不是说我们喜欢承受资金损失——很可能因为你不够有冒险精神、不够有想象力。你能做的,仅仅是努力不要重复以往的相同错误。

    GE:你认为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

    莫瑞茨:我很高兴的发现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如果你在9、10年前问我,我能够指出一到两起投资。我觉得我们可能犯了许多小错误,但是我不认为我们犯过大错。像所有事一样,在美国、在中国、在印度,我们都有许多改善的余地核心就是认识到你在什么领域做的好,多做些,你在什么领域做的不好,少做些在我进入这个行业以来,每年底我们都回顾一年的工作,有什么可以做的好一些,有什么错误可以不再犯。

    GE:换句话说,过去两年你学到了什么?

    莫瑞茨:如你所知,做投资必然存在的环节之一是思考你昨天还在赛场上,今天能否继续出现在哪里,因为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我个人的一个最重要的收获是,我希望自己对于身边更大范围的世界保持足够更密切的关注,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拥有更早的敏锐察觉。如果你问我两年之前美国的房地产行业发展在什么水平?我没法告诉你。有多少人在依靠次级债买房?我告诉不了你。华尔街的主要投行保持着多高的杠杆比率?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我希望我当初知道的。

    GE:不过专注和拥有更宽阔的视野本身就是很艰难的平衡……

    莫瑞茨:恩,但如果你太专注,世界的其他部分就对你封闭了。有时候这正如在海滩上享受惬意时光,却不能看到海啸即将来袭

    -------------------------------

    GE:你做过记者,最近几年也投资于Sugra Inc.和HealthCentral这两家媒体公司。现在可能是全球媒体产业最动荡的时期,你对于媒体行业的未来依然乐观?

    莫瑞茨:我不认为有好做的生意。如果你回到60年之前,你在60年前的报业工作,你也是有很多竞争对手的。当时的晚报们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威胁,许多老牌的晚报都因为电视的诞生而倒闭。像《生活》杂志或《图片邮报》之类的画报,也因为广播、报纸和电视的发展而被时代遗弃。所以我认为那些不能很快适应时代变化的媒体的处境将会变得艰难,这一点毫无疑问。作为一个报纸的出版者已经不再像40年前那么有趣了。但那些与时俱进的媒体公司们总有生机。看看迪斯尼是怎样不停进化的

    那些在欧美掌管媒体公司的人,的确会遇到挑战时刻,但我对媒体行业、娱乐行业、信息传播行业的未来仍然非常乐观。现在我们有互联网,或许更重要的是,我们有手机,因此未来的市场将远远超过今天的。你可以讨论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但仅从做生意角度,想想全世界的数十亿人们因为一台移动终端,而能娱乐自己、消遣时光、获取讯息人们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阅读、听音乐、收看视频、玩游戏,这是怎样的一个变化啊!再一次,我不是在说这对于人类社会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以音乐公司为例,的确它们正在因为艰难的市场环境而亏损。可是,40年前经营唱片公司的人所有能做的就是将音乐卖给那些拥有留声机的人,现在,你可以向数十亿拥有手机的人销售音乐,所以,停止抱怨吧,适应这变化。

    GE:当别人看到挑战时,一个伟大的风险投资者看到的是机会。

    莫瑞此:“哪儿有挑战,哪儿就有机会”,这是千真万确的。这无关你是否身处于一家风投公司,或是管理着自己的企业。你必须辨识和拥抱改变,而不是为之恐惧。别抵抗变化

    -----------------------------

    GE: 让我换个角度来问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今天的全球金融行业一片混乱,对冲基金、PE正在损失大量的财富,更不用说很多金融机构步入破产的境地。这个行业存在很多管理上的问题和道德方面的问题。我想知道,是否红杉希望能够做一些事情来改善这些,至少将自己和它们区别开来。

    莫瑞茨:这是个很妙的问题。我不想对这个行业做过多指责,我们只是想像多年来所做的,继续努力做正确的事情。你看,我们与一些客户保持着30年的合作,我们与一些创业者有着超过25年的良好伙伴关系。我们珍视这些合作,我们也希望将它延续下去。如果你不能做正确的事情,这是个奢谈。现在正在我们身边发生的金融服务行业问题非常糟糕,骇人听闻且可耻。在一些地方,道德规范被破坏,客户的需求被漠视和遗忘,很多不顾结果的行为给客户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对于你我或者任何一位读者来说这都是难堪的。我们所希望的,是以能令自己引以为傲的方式工作。我们也会犯错误,但是我们希望能对得起两个群体——我们的客户即投资于我们的有限合伙人,和我们所投资的创业者们——就是这么简单。这两件事情做对了,好的结果会自然而然的到来我想在你所述的那些遇到问题的领域,人们不关心自己的顾客,他们除了自己什么都不关心。

    (Yeka:昨天来了两个客户,和我们聊到必须深入到客户中去,不能只是自娱自乐,不然就没人跟自己玩了。自以为是地想象客户,和真实地与客户交流,完全是两回事。最近同事们比较有信心,这些信心来自于与客户的直接交流,这些交流让大家理清了自己的一些观点,且得到了客户不少帮助。接下来还需要对自己的产品做深入的了解,亲近自己的产品,就是亲近自己的另一端客户——作者和译者。仅仅亲近一端的客户还是不够的。20年的工作经历,让我深深认同:如果我们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就会和客户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



    GE:听起来是“回归基本”。

    莫瑞茨:对我们来说,没有所谓“回归基本”这么一说。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是“基本”的:不借债、与客户保持30年的合作、与创业者保持25年的友谊,这可不是什么“基本”。我们的口号是“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这意味着我们完全不想受人关注,我们很乐于在一家公司取得成功时说应101%的归功于企业家,而在失败时则101%的应该归咎于我们。

    ------------------------

    GE:怎么分辨头脑发热和热情?

    莫瑞茨:当你在开创一家公司或投资于一家公司时,热情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那将是一次困难的历险,所以你最好是自己真的想去做它。但是头脑发热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了。

    Yeka这么些年,见过太多把头脑发热和有热情混为一谈的人了。有些人明明想的是一夜暴富,却误以为自己是想创业。对于我们来讲,也得分清楚,到底是有长期带给客户价值的热情,还是仅仅热衷于畅销榜上的排名。做一个官方博客,到底是用心经营,以真正向客户展示团队的努力,传递价值,还是片面追求点击率,放一些自己都不知道在说啥的文章上去。) 

    GE:据说你很喜欢读小说,而不是非虚构类作品,为什么?

    莫瑞茨:生活本身就是非虚构的,每天都是非虚构的。所以当你阅读时,进入虚构的世界是个不错的选择。两种作品我都会读,我只是尽量不要让自己阅读太多商业类书籍。因为你需要一个完整的生活,我认为虚构和想象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构成。而且,一年中你只有那么些时间用于阅读,因此你必须精心挑选,选择那些你真正感兴趣的。就像公司一样,书籍中也有糟糕的、不值得阅读的,你只有那么多时间用于阅读,所以你最好精明的投资这些时间。

    Yeka很幸运的是我有阅读好小说的习惯,也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一定要阅读真正的一流作品,就不必在二流的东西上面浪费时间了。)

    GE:你在2008年读过的最棒作品是什么?

    莫瑞茨:有一本书叫《来自古巴的电报》(Telex From Cuba),是一位叫Rachel Kushner的女士写的。它描绘了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末的古巴,那是一个充满变化的时代,这是一本出色的描写了两种文化相互冲击的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