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30

    《随笔》伴我十多年 - [西潮与新潮]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4439339.html

     

    过年,在家里收拾放了三年都没时间整理的书报刊,清理掉存放了20年的一些旧书,大约有三四百本,顿时觉得家里的书柜压力不那么大了,今后也决定要控制买书的节奏,不把家里的书房变成小型图书馆,互联网时代,似乎是没必要在家里存放太多纸本书的,有个上千本,足够个人过读书瘾了。毕竟俺们不是学者哦。

    大量的杂志也被清理出来,有些是可以送给他人看的,计划一批批送。留下的,唯有《随笔》和《收获》,《小说月报》也不存了。

    32开的《随笔》,是我学习了解近代史的一扇窗。到现在为止,总共出了180期,而我手里存的,不到100本。

    08最后一期,印象深的文章是谈及索尔仁尼琴的,谈到索氏的理想局限(索氏的大俄罗斯主义情结,使得他同样有权力主义的倾向,而这是反人性的),深感人类之视野,常常还是被偏见左右,以至于看起来大,实则还是小的悲哀。再读索氏的著作,感受会不同。以往看的多是对索氏的赞美,而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观点:无论一个人看起来多么超拔于那个时代,但他的身上不可能不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这篇对索氏评价的文章,我觉得符合了这个观点。这也让我很警惕所有打着“民族主义”旗号行事的人。

    任何的封闭思想都值得警惕,无论看起来他坐的那个井看起来比有的人坐的井要大多少,但那终究还是个井,不是大海。

    09第一期,孙郁写陈独秀的文章(无畏的文字》值得细读。本来就对陈独秀很感兴趣,这下又有更新的视角了。看来,对近代史的了解,2009也许能更加深入了。

    说到看《随笔》,往往也就是利用饭前睡前的一点时间,见缝插针看那么一篇,但看这些对我很重要,因为思想需要被激发,唯有不断被激发,才能促使人深入全面去思考。

    很感谢《随笔》的这些编辑们,希望有机会我去广州出差,能有机会和这些让我尊敬的编辑们当面聊聊。

    200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