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6

    (转)刘苏里的2008读书小结;秦晖这个有趣的人;叶航的公开课 - [Google书虫小组推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4339409.html

    冯亮等发起的Google书虫小组,总是带给我不少高质量的信息。平时不见得有时间细读,但只要我感兴趣的文章,我就慢慢转贴过来一些。这里备忘三个人:刘苏里,秦晖,叶航。

    刘苏里是我喜欢的万圣书园创始人,有几次去万圣都见到了他。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660634&PostID=16344675 刘苏里提到的几本历史书,有空应该看看,我最感兴趣的是杨奎松的《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以及杨天石的《找寻真实的蒋介石》。2009一定好好看看,这会对我继续深入阅读理解蒋梦麟的《西潮与新潮》有助益,而且是我一直都感兴趣的研究点。

    ****************************

    冯亮发的关于秦晖的文字,我是大年三十在手机上阅读的,读后马上到网上搜索秦晖的资料。

    很喜欢这篇,所以直接copy在这里了——

                                       在海边拾贝的顽童
                                           

                                                        ——秦晖印象
                                           

                                                             张鸣


          认识秦晖,最先感到的震惊的是他读书的速度,在这方面,我一直以为我就相当厉害了,当年一本300页的小说,3个小时可以读完,但后来误入学界,读学术文章和著作,速度才慢了下来,可秦晖不一样,记得最早跟他打交道,呈上我一篇文章,大约有两万多字,人家拿在手里,把文章贴在眼镜上,拉来拉去,一会儿工夫,看完了。你还别怀疑他应付,因为随后人家能跟你谈的头头是道。


          接下来更大的震惊,是他对地理的熟悉。后来渐渐熟了,当他得知我在黑龙江混过的时候,就问我,具体在哪儿?“八五一一农场”“哦,就是那个在密山、虎林和宝清三县交界的那个农场?”“啊,你去过?!”“没有,但我查过这个地方。”一次受邀去法国,还没踏上那个他老人家一次都没去的地方,接待人员就发现,原来他对那个地方,比自己还熟悉。秦晖说,他自幼喜欢看地图,赶巧,这个爱好我也有过,不过,没他爱的那样深,而且我的爱好,仅仅是纸上谈兵,真要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方,全懵。但是秦晖不一样,记得一次在香港,晚上跟他一起打出租回住所,居然一路走来,到了哪儿他都知道。明明我的眼睛比他好,可是我看到的景物,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可人家秦晖却能一一说出地名来,害的我一股无名妒火中烧,最后连车钱都不想付了。
        

          秦晖口才好,一讲起来,滔滔不绝,让他讲一个半小时,他能讲3个半,谁邀请他演讲,都准赚不赔,这种便宜事,我就干过好几次。秦晖讲课,最大的特点是一个话题能讲上半天,第一、第二,第三,反过来,正过去。每个话题,都讲的特别明白,想要不听,根本没门,他那气势特足的大嗓门,跟农村里的大喇叭似的,把每个字顺着逻辑往里灌。我问过我的学生,他们很不争气,都说非常爱听。可是陕西电视台开坛节目的主持人跟我诉苦,谈话类节目不是讲课,话题要不断地变,可是无论她怎样打断秦晖的话题,另起一行,秦晖依然顽强地讲他的第一个话题的第二点,然后第三点,非讲透而后止。一次在香港中文大学,他和夫人金雁一起去的,两口子联袂登台,但这次不知道怎么搞的,他讲的不如夫人。机会来了,我等惟恐天下不乱之辈,一拥而上,大肆攻击,一时间竟然把个一向强悍的秦晖,打得晕头转向。


          可惜,这样过瘾的机会实在太少,跟秦晖辩论,是个磨难,像我这样的,如果不拉上一支胡传魁的队伍,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来助阵,根本没戏。看网上他和汪晖和温铁军两位重量级的大嘴辩论,以一敌二,居然也没落下风。余岂好辩乎,余不得已也。平时跟秦晖接触,发现他其实一点都不强悍,也不好辩,只要给他灌上两口酒——就两口,无论红、白、啤,立马让他没电,变得特别随和,特别温顺,说起话来格外中听,我真怀疑优秀如金雁者,是在他喝了酒之后给骗来的——未经证实。
       

          秦晖眼神不好,但喜欢看,看书就不说了,那是他的生活,无论走到那里,名胜古迹,奇人遗事,必到必访,到哪儿都带架破相机,走哪儿拍哪儿,一点讲究都没有,轮起来就咔喳一下,据他自己说,一位名记者告诉他,多拍必有好片,拍就是了。现在的数码相机,也给了他这种胡拍以最大的可能性,反正拍上一万张,总能蒙上一张好的。秦晖还喜欢自拍,一次一起在云南弥勒的温泉洗澡,晚上黑乎乎的,洗完出来,突然发现此公不见了,一找,只见人家在一个角落里摆姿势自拍呢,一会儿正身,一会儿侧身。
         

          虽然在自己服务的学校很不受待见,到今天还不让他带博士,15、6年的资深教授,只评了个三级,但秦晖是学界大人物,没有人比他更睿智,更犀利,对中国的问题,剖析得更深,每个论点提出,都会引起社会的一阵悸动。不过,在我看来,他其实只是一个喜欢在海边拾贝的大男孩,一个记性好,兴趣广,什么都喜欢琢磨的顽童。社会海洋里各种五彩斑斓各式各样的贝壳,他都有兴趣去拣,如果他有机会的话,从不担心家里装不下。

    ************************

    叶航。

    http://chinayehang.blog.sohu.com/107212103.html 平安夜晚上的新生研讨课

    这篇文章,我在团队内部开会的时候展示给大家看了,相信也一定有机会展示给更多的人看。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学生给叶航写的回信,让人看到很多的希望。也让我对自己所出版的类似《编程之美》这样的图书有了更多的理解和营销上的信心。

    也因为这篇文章,我觉得把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列为学习日,大家一起分享读书和设计方面的有趣知识,果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我一定要认识叶航老师。

    我相信,叶老师的一堂平安夜的课,能改变不少学生一生的选择。

    读洪晃的《我的非正常生活》,以及赖斯传记,都能看到,有那么一两位老师直接决定了她们对教育的理解和认识,决定了她们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比如赖斯,她听了奥尔布赖特的父亲的一堂国际政治关系的课后,决定放弃自己修习多年的钢琴,改为学习国际政治关系,这在国人看来是多么大的跨度,而在自由至上的美国,是很平常的选择,而赖斯的父母也很支持她的选择。

    希望我们的作者,更多都是叶航老师这样的人——以文字为媒介,直接和间接地影响着一个年轻人一生的追求。作为出版人,能为这样的作者服务,是一生之幸。

    ***************************

    在牛年的第一天,也借此文感谢带给我很多启发的Google书虫小组,感谢冯亮——这位未曾谋面却感到心灵相通的好朋友,祝冯亮和Google书虫小组2009快乐地帮助更多的人,我也希望能为小组做一点点贡献。

    同样感谢带给我N多帮助的TopLanguage小组,感谢同样未曾谋面却感到心灵相通的好朋友未鹏。

    2009,相信我和未鹏及冯亮,都有当面畅聊的机会,期待着............

     

     

     

     

    分享到:

    评论

  • 跟往年一样,应该还是五月左右。 :)
  • 呵呵,周老师新年快乐,新模板很清新哦
    回复delia说:
    牛年快乐:)
    2009-01-27 17:27:43
  • 哈哈,给周老师拜年!

    期待今年侠客行大会上能与周老师及各位朋友畅谈。 :)
    回复hutuworm说:
    我一定会去啊,具体时间确定了吗?
    2009-01-27 17:2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