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2

    真低调,真聪明——Erlang会议记草原(补充三点) - [西潮与新潮]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2827020.html

    一到Erlang会场,金雨就蹦过来热情地打招呼。并马上指着我前面的一位老兄说:这可是个大大的牛人,你一定要认识。牛人就是草原。

    在上海Erlang讨论会上,和草原聊天,知道他的厉害,他给Erlang和Scala都写了IDE,期间他也演示给我看了看,包括他三年前做的一个开源软件AIOTrade(有3万人下载)。

    席间,大家照例聊看书学编程语言的话。草原说,他学语言,从来都不是拿本书死看的,他一定会动手写东西,写东西的时候,就会发现书本说的对不对了。因此,他学语言,往往记不住一些语言细节,但他能拿这个语言来做东西。

    而且,他也如邵荣讲的那些来自硅谷的程序员一样,厌恶低水平重复的打补丁,他一定愿意在构建相对完备的工具下来工作,如果实在没有这样的工具,他就自己写一个。Erlang和Scala的IDE就是这样写出来的。他带点苦笑对我说,写IDE很苦的,很费脑子,要不是实在等不到,也不会自己去写。他并不想成为一个写IDE的专业户,饶是如此,他还是写了3个IDE。

    旅居加拿大的他,目前单身在北京帮朋友做项目。他说,几个给Ruby、Python做IDE的老外,有次一起聊天,谈到他,说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住在哪里,因为老外觉得草原提交代码是没有时间规律的。说到这里,草原翘着类似鲁迅的小胡子,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也许以为我住在北极。”我问他每日的作息时间,他告诉了我,掐指一算,每天睡觉不过6个小时。草原说,只有在马桶上才会看书,不然就是在写代码。他在自己的白色MAC笔记本上演示程序给我看,我完全能感受到他类似音乐家展示自己创作的曲谱时那样的快乐。

    草原再次回答几个朋友关于编程语言的争论时说,自己从来不会为哪门编程语言心醉,对待编程语言,他向来是实用主义者。

    我在手机上展示他的博客,他马上让我看他最新一篇文章的最新留言就是Martin教授的,说到Martin和另一帮人的嘴巴官司,他笑得像个孩子。

    后来,爱民过来了,话题倏然扯向哲学。我和草原也扯了几句哲学,彼此观点一致。他悄悄告诉我:说起来,我在清华还读过三年哲学。他还有些传奇故事,此处不表。

    和他约了书稿,他利索地和我讲好什么时候开始筹划,清清楚楚。

    在博客大巴,忍不住和车东提及他,并把他的博客打开给车东看,说,这是个很低调的人,车东说,看那头像,就知道好低调。嘿,我还想说的是,那头像,和他蛮像咧,真低调,真聪明!

    》》补充三点:

    1. 技术交流还大大不够。

    我和草原说,Erlang大会这样的讨论形式很不错,草原点头说:还不够,还不够,硅谷那里,天天都有这样的讨论;

    2. 别怕和老外交流,老外也会露怯。

    草原说,要多鼓励大家直接和国外专家交流,别在乎面子,不要怕老外说“哈,这么幼稚,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来问。” 说着,他睒睒眼睛,小有得意地说,有次某个老外也上来问他一个问题,他在心里也叹“哇,这个牛人,这么简单的问题,他问得这么幼稚!”——记得李锟(dlee去年春节的时候和我聊天,也提到了这一点。)

    3. 混合编程是趋势,但别走极端。

    大家谈到了混合编程,草原举例说他正在做的一个商业项目,由于应用复杂,所以开发的时候,用到了6种语言:Java、Ruby、Javascript、PHP、Erlang、Perl。他皱眉说:Ruby程序员和Erlang程序员像两个星球来的,很难沟通。6种语言同时进行混合编程,本来想提高开发效率的,结果事与愿违,可见任何时候,对事物不可抱以理想心态去处理,看到了事物的一面,就忽略了事物的另一面了。我问,那是否通常采用两到三种编程语言进行混合编程比较靠谱,他点头。

    分享到:

    评论

  • 周老师,草原的博客地址是?
    回复harrywolf说:
    人肉一把?
    2010-01-05 00:15:42
  • 呵呵,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和Aimingoo坐一桌 :-)
  • 呵呵,原来Yeka也到了Erlang聚会。补上在会场想对你说的一句话:Yeka编辑了很多好书,请继续加油 :-)
    回复Joshua Zhu说:
    第二天中午我还和大伙儿一起吃饭了呢,第二天你有去吗?

    谢谢鼓励,加油加油:)
    2008-12-23 18:5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