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2

    中国真的是一只晚起的鸟儿吗 - [西潮与新潮]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ka-logs/32798089.html

    今年订了新刊《第一财经周刊》,犹记2005年去《第一财经日报》社,秦朔指着一个貌似帐房先生坐的柜台一般的桌子告诉我,说自己每天都在那里终审报纸的清样。我惊讶,问:那岂非不能出差了?他说,如果出差,就当天去当天回。当时感叹,得付出多少心力,才能办好一个财经日报啊。三年过去,《第一财经日报》继续在办,《第一财经周刊》也出炉,不知秦朔多了多少白发?

    上周的《第一财经周刊》上,晓波的“企业史笔记”专栏里的一句话我认为切中要害,他说:“中国现代化道路的艰辛曲折,与时间迟早并没有多大关系,而是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具有太多摇摆、投机和过于感性的民族人文特性。”

    这次去上海,和cy认识了。非常高兴在岁末能再结识一个如此优秀的朋友。cy是个经历丰富而复杂的人,难得的是在复杂的经历中,他始终保持了清醒,回归去做自己最喜欢做因而也最擅长的事情。和他聊天非常自在,他那种低调的踏实,反衬现实中一些摇摆不定的人都投机和过于感性,提示着我该坚持哪些,该放弃哪些。

    周末数日,连续与一帮朋友聚会,讨论一些问题,大家都很疲惫,但韧性与平和写在脸上,让人心中起敬,觉得总该为这样的一群人做些什么,自问能做的,其实还远远不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