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以为做出版的,或者向往做出版的,都知道万圣,都知道光合作用,其实哪有这回事。

    近在咫尺,也依然不知金玉之所藏,在好书店如此,在其他宝贝,怕也是如此。

    成府路蓝旗营这个总店,我经常约作者在此地见面,假想这书店就是自己开的,楼上就是自己做出版的办公地点。

    水木丁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们去书店买一本书吧“,她写的每句话我都曾经想过,我没写出来,因为我想,这些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