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微博上,一直把张颐武的微博当《菜根谭》来读。虽然比较反感他对史铁生的评价,但一分为二看问题,张颐武有其世故老辣之处。他的微博中的“年轻时”系列,每一条都会让有些阅历的过来人读了之后,忍不住拍案,想说一句“老张,你把我想说的话说出...

  •  

    当年,群雄逐鹿,CSDN和互动网论坛上狼烟四起,对好书的推荐,对烂书的讨伐,络绎不绝,纷至沓来,哇,好一段旧日时光。

    我的朋友doggyzone,同济大学毕业,山东人,帅哥一个。因其犀利而滴水不漏的文笔,被侯捷老师赞:好一杆水泼不进的罗家枪!

    不知不觉,我们老了。有时回首,想:何时再见罗家枪?

    风云并未突变,罗家枪却再次出现,尘封的向往成为现实。

     ...

  •  

    第一次参加我们家的小学生的家长会,很重视,带上了笔记本电脑,拿出我的速记本领,边听边记。两个多小时的家长会结束,我也记录了5000多字,比光是听老师说印象深刻多了。

     

    其中,老师的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她说:对于孩子来说,最难培养的能力,就是倾听的能力。

     

    对老师的话,我这个妈妈深有体会。我的孩子现在6岁半,她语言表达能力很好,...

  • 这两天,和同事在一起讨论问题,告诉她我以前走过的弯路:看到了几个表面现象,就误以为可以下结论了。其实,往往事情并非那么简单,需要不断问自己“我真的发现问题的实质了吗?”

    以前,LG常恨恨地对我说:“最讨厌你那副自以为一眼把人看到底的清高样子了”,我听了总是不以为然,我就以为早已把身边这家伙看得透透的了,所以对他很难再抱什么新鲜感,也没啥好奇的。

    近两年有些改变,再也不说“我一眼就看清楚...
  • http://catnap.blog.sohu.com/129997869.html

    路金波谈“小鸡文学”。

    说:我们至少需要1000万个韩寒。

    路金波:我先假装跟大家保持距离,我身段低一点,做点小生意,你们随便干什么都行,比如谁跟谁关系不好,我两边都处,等有了钱,关键是先把这些东西转化成一个系统。我在跟腾讯合作,建一个我公司的终端读者数据库,我要弄一百万个QQ号,省级管理,每个作家每个省去建他...
  •  

    不再崇拜牛人,尤其不再崇拜技术牛人,乃至各种牛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从开始真正学会提问开始的。这个能力本来小时候自然就有,成长的过程中曾经不断丢失,终于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又渐渐找回来,因为找回来而不再那么害怕困难,不再那么害怕失去什么——只要没有失去提问的能力,真的不用怕什么。

    能提问,会提问,使人强烈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我思故我在。对他人的标准,对社会...
  •  

    新来的同事,因为其好读书,我对她寄予了不低的期望。一经手工作,才发现眼高手不够高,以往的工作训练不足,尽管在特区,也有职业的死角,不是在特区,就一定能受到万科华为那样的职业训练的。

    但这位新同事虎虎有生气的个性,让我觉得她经得起敲打,所以我敲打不断,她有委屈,更有倔强,但我知道她肯分析问题,不肯轻易放过问题,我赌她能扛得住——做管理有时也得冒点险——《少有人走的路》里讲过这个道理。...

  • 响应Xin的号召,转贴他msn space上的这篇博客。

     

    你必须避免的黑中介

    邹欣

    我觉得有必要利用社会网络的力量传播一下。   http://flayhe.spaces.live.com/blog/cns!9FC9C01C0B0F76A9!2899.entry   黑中介叫一家互助中心

    网址:http://www....

  • 这段日子,经常有人问我:“凭什么《走出软件作坊》这么火,我看了书,也没什么嘛,很简单,解决了一些小问题,也没解决大问题。”

    去年,《编程之美》很火,也有人说:“不就是一些大家都知道的算法题吗?这种书也能火,哼哼,作者和读者都真没水平。”

    最近,也有朋友推荐我到某个网站看了看一些严厉批评《走出软件作坊》不咋地的帖子。

    有人批评,总是好事。说明咱们折腾的一点动静有人注意到了,...

  • Xin的博客最近出现小喷发现象,乐的是我这样的粉丝读者。

    最近和北大软件学院及信科的一些同学交流,他们建了一个讨论组,开始记录自己求学求职以来的种种,有经验,有教训,有欢乐,更有困惑。今天在讨论组看到一篇北大信科同学的文章,故事生动,写的实在,也写的聪明,他有这么一些话:

    1.本科——最后悔没抓住的时光。
    2.到底是什么让某些人出类拔萃?是深度。在IT业求职的论题上,关于"精通"这个词眼讨论了有千百万遍...

  •  

    宝儿她爹继续在产生思想,兵乓球的水平也在恢复,往日的风采貌似有卷土重来之势......

    这篇“外企的不同”是他的新作。

    上周五因为生意上的原因,与离开科研院后就未曾谋面的W见面了,然后晚上一起便餐。

    W比我晚一年从科研院出来,然后去了全球著名的一家国外的测试仪器公司,现在在民企。

    席间,因为自己未曾有过外企的经历,对方则是事业单位、国...

  • 2009-04-06

    学习的陷阱 - [明白人儿]

     

    好久没翻看陈惠湘的《边走边想——写给企业人的飞行日记》了。

    最近的一些事情,让我想到了他这本书里给我深刻印象的那几篇“学习的陷阱”。

    我看好些人很勤奋地在写阅读心得,写博客,发表不少“看上去很美”的感受,可是再看看他们做的事情,依然故我,并没有从“看上去很美”变为“做得比较美”。
    ...

  •  

    代码量等于树叶量

    yishan.cc

    我在上学期和清华的同学讨论了代码量的问题。 因为许多相似课程都有“代码量”的要求,就是说软件工程的项目选题如果没有到一定量的代码,就不能算合格的选题。 

    我对教学没什么经验,我认为——软件工程课上写的软件只要解决实际问题,就至少是及格的选题。

    我后来顺口胡诌...

  • 余晟今天和我讲,朱光潜有三句话,他觉得说的很好。我建议他写篇文章阐述,他说得好好想想。

    我先把这几句话列出来——

    此身(自己)能做的事情,决不推诿给别人——勇于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不依赖他人;

    此时能做的事情,决不拖延到将来——有些事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当做则做,不留遗憾;

    此地能做的事情,决不携带到外地—&md...

  •  

    最初记住李开复,是因为他说了这样两句话:

    有勇气改变你可以改变的,有度量放下不可以改变的。

    近来,不断地看到一些事情是自己能够改变的,于是比以往更积极地做出了努力,似乎勇气和耐心因此增加了一些;

    但更重要的是认识到:一些着急也帮不上忙的,其实能看到一些变数已经接近定数。对于有些人和事,我真正开始学会放下。

    昨天看方希的文章“最后一弦”...

  • 去年和一位朋友喝茶,曾经飞扬的他,放弃了博客结集成书的想法,我也为此松了口气,因为从心里觉得他不够,但曾经他认为自己够。

    喝着茶,聊着闲篇儿,问他最近的打算,他说,现在很明白的一点是,自己只不过能做一点小事,以前以为自己能做大事。这句闲闲的话,我心里记了很久。

    这两天和一位朋友聊起某个著名的博客人,朋友说:够犀利,但也不是栋梁之材。赞同。因为说了那么多话,并没有见那位博客人做出多少事情来。再有名,也会随风而去。

    又有一位朋...

  • 未鹏的这篇好文“为什么你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写博客”我们团队在今早的周一朝会上一起分享了,我也不断向其他人推荐这篇好文章。我甚至觉得这样一篇文章应该被每个BSP置顶,比如被blogbus选载置顶。不过blogbus的头儿们似乎都还没注意到这样一篇好文章,除了即将北上的车东同学。

    上午游说一位朋友写文章,他说自己的文章不过尔尔,最大的优点是没有错别字,我小小地惊呼了一下:这就够了不起的了!未鹏的博客,很难被挑出错别字来,连版式都没啥可挑剔的,思维的严谨...

  • 很喜欢这位豆友的签名档:http://www.douban.com/people/isaiahardis/

    你今后的日子里,通常会有两种状态,一是人生有目标时,另一是人生无目标时。
    人生有目标时,做微分,把目标分成一小段一小段可实现的小目标,一点点做起来,逐渐逐渐实现大目标。


    当然你也保不齐有无聊失落的时候,譬如没找到合适的课题,老板炒你,男朋友女朋友有或大或小的争执不想再做男朋友女朋友,那时候一定不要浪费时间,认认真...
  • 每周仔细阅读一篇刘未鹏的文章,是我希望自己2009养成的习惯,而我现在进一步要求自己每读一篇他的文章,都要写点评,而不是简单阅读,因为未鹏的文章值得一段段点评,从而吃透他的观点,变成自己的认识。

    今天是情人节,这篇加有自己点评的未鹏的文章,算是送给自己和朋友的一个小小礼物吧,首先还是得感谢未鹏总是能写出表述如此清晰,能引发人进一步思考的好文章(蓝色字体是我的点评)。

     

    情人节的礼物——书...

  • 团队内部有些小的约定,比如,得到对方帮助(无论是自己的同事,还是外面的客户和合作方),都要马上道一声“非常感谢”,邮件上如此,聊天也如此;反之,如果自己没做好,都要马上道一声“非常抱歉”。

    这个约定是团队初创时,我们的设计总监方舟帮助大家养成的习惯。这两句话看似平淡,其实还是有其深意。

    记得某年看了冯仑写的一篇文章“ 从自省到感恩”,提到他们每年公司成立的周年纪念日上...

  •  

    有位朋友给我留言,说很赞同“越是艰苦的地方越容易成长”。说实话,我不赞同。

    一直都对“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句话有些存疑,正好今天来思辨一把。

    我赞同“宝剑锋从磨砺出”这句话,因为基本上古时候的宝剑,“磨砺”和“锋”是互为因果的,逻辑上没问题。

    但&ld...

  •  

    明白人儿写东西,就是让人神清气爽,看着得劲。今天忍不住又夸余晟了。因为他又写了一篇好书评:别做光鲜行业的蠢苦力。

    明白人的脑子结构一定是比较合理的,所以行文的谋篇布局都那么合适,不多,不少,还挺有力。

    喜欢这篇文章的两个“文眼”:起点;光鲜行业的蠢苦力。

    所以,如果我来当标题党,我会这样起标题:

    1. 别在光鲜行业做蠢苦力,但这显然不...

  •  

    到豆瓣上细细了解那些阅读博文视点图书的读者,收获很多。比如,去了解阅读《代码大全》的读者,发现他们有如下共同点:

    1.爱读书,阅读有耐心。毕竟《代码大全》是本厚书。读过这本书的读者,一般豆瓣上列出来的已读图书都在百本以上;

    2.爱写作。阅读《代码大全》的读者,我统计了一下,几乎每周都有博客更新和豆瓣日记更新。

    3.乐于分享好文章。通过一个个了解这些读者,我获得了不少好信息,对于那些积...

  • 过年,经常在家里和LG说的一句话是:咱总得弄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事情。

    这句话,我其实和他说了有两三年了,因为我觉得他常常会把时间花在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上,而忽略了重要的事情。这两天,把他拉着一起清理家里的旧物旧书,我也能感到平时有意识地训练时间管理十分有必要。我们俩翻看自己早年的日记本和笔记本(从大学到用电脑前,我有15个日记本,他有4个),他发现我的很多日记本上都有各种各样的时间计划表,原来我在大学期间还是很喜欢做计划的,几乎每周都有自己想完成的事情,长期来看,是个计划意识强...

  •       按:豆瓣上有朋友不解——为何公司还要硬性分派读书任务,而不是让员工自己去发现呢?其实阅读好书,和公司招聘人才有的一比。大家都知道,公司在招聘上,最喜欢采纳的方式是推荐,而不是广泛撒网。读书也类似,公司推荐大家阅读的,一定是基于一些和工作相关的考虑,比如提升大家的基本素质,提升大家的思考能力。这种推荐式的阅读,的确容易给人带来反感,但管理者不能因此就不去顶着压力做了。这也是适应中国的教育国情来做的调整。在读书上,一味...
  •  

    大年初一,上来看白鸦的博客,看到这篇:退订所有非聚合类Feed

    联想到笑来说的:你把时间花费到一个人身上的时候,相当于在他的身上倾注了你生命的一段——哪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反正,那个人那件事都成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不管最后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所以最终,“真正的好朋友”谁都只有几个而已。

    对于订阅这件事,我一直持有的态度是,只要还没想清楚,宁可...

  •  

    大前研一在《思考的技术》中提及一个细节,同事也比较津津乐道:他一次买很多件衬衣和裤子,还有皮鞋,这样免去了不断为此类事情操心的时间,能集中精力去做系统思考。

    我认识的所有喜爱思考的人(包括我父母在内),生活都比较简单,但这不等于说他们不具备生活的能力,而是恰恰具备很高的选择能力,才能做到去繁就简。

    受父亲影响,我喜欢阅读健康方面的文章和图书,比如《益寿文摘》我几乎每期必买,给老人也买。我会随时利用如厕和入睡以...

  • 带孩子和带团队,有个体会,也是自己以前花了较长时间悟到的,那就是:善始固然重要,善终更要紧。

    讲面子的民族,大多喜欢隆重的开始,仿佛隆重的开始就预示着美满的结束,但其实往往事与愿违,隆重的开始,草率的结束,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

    在华工出版社的时候,老编辑们都知道,越是到发稿环节和付印环节,越要当心,此刻人急于结束阶段性工作,最容易出问题了。

    当时我也是有“发稿病”和“付印病”...

  • 工作不当在野党



    何飞鹏



    (台湾城邦出版集团CEO,本文摘自《自慢——从员工到总经理的成长笔记》)



     只有一件事,我绝对不做:在组织中沦为在野党,自怨自艾、抱怨批判、浪费青春、虚掷生命!

     

    许多工作者喜欢负面思考,面对公司、面对老板老是对立、老...

  •  

    今天上午,在一次1小时的全员例会上,两位同事分别朗读了余晟的这篇博客:累与不累之间。

    余晟和未鹏,都是年纪轻轻(82/83出生的)就能把好些事情想明白且有行动的人。已经比很多人从容,但还是不停地反思,不停地给自己更高的要求。比起来,好些人也就是说说而已。

    刚刚初译完《技术领导之路》,余晟就给了自己新的目标,这里是他2009年计划要做的事情,这里面会有博文的积极配合,我非常开心看到这个计划,因为余晟的智慧将能帮助更多的人节...